.

  ——你說,沒有被遺忘的記憶,只有被遺棄的回憶。 
 
 
前言.
 
  大家好,這裡是檀桔。
  或者各位習慣叫我ㄑㄈ大豆呢XD?
  在某種機緣之下(?)參加了由十四位熱愛2727的同好所組成的平方系列,要來將這可愛的CP發揚光大。
  目前正處於磨練文筆的狀態,所以還請大家多多關照。
 
  基本上這故事應該算是半架空,沒意外的話兩個月會更一次。
  總覺得有點緊張,希望各位會喜歡這故事。
 
  未來補上所有系列文連結:)
 
出文通知.
  直接公佈在噗浪上。
 




 憶。 平方系列之三

 00.
 
  夢的最尾端,模模糊糊的畫面。
  小指勾著小指,笑的很開心。
 
  只要兩個人在一起,就可以很幸福對吧?
 
 
  可是,怎麼全都忘了呢?
 
 
  被留下的好難過、好難過,被遺忘的好心痛、好心痛。
  再怎麼呼喚也傳達不到,再怎麼掙扎也逃離不了。
  捨棄了原有的感情後才發現,自己還是被監禁在那記憶的最深處……
 
 
  一直沒有走出來。

 

  01.



  一般來說,當你的妻子懷孕時,老公該有什麼反應?



  「老公,你知道嗎,在我肚子裡的……是雙胞胎喔!」
  一開始他並沒有反應過來,心愛的妻子臉上滿是幸福的微笑,本來應該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畫面才是。


  「家光呀……你的孩子有可能成為我們彭哥列的下任首領。」
  首領說的話一直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,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牽扯進這複雜的世界。
  看見世間殘酷一面的,只要自己一個人就夠了。
  但是他知道,那句話並不是要徵求他的同意……

  而是命令,命令他將孩子培育成能繼承這龐大黑手黨的優秀人才。


  「雙胞胎?」他在嘴裡低喃著。
  他覺得老天爺真是在捉弄他,擔心一個孩子都快要來不及了,卻一次給他來兩個。

  存心希望他過勞而死。

  「唉……」事一多就會開始怨天尤人,他按著太陽穴,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  兩個孩子一個寶座,殘酷的事實。
  他不想看見自己的孩子為了這個位子而相互廝殺,但是命令就是命令,他不能違抗。
  「高層什麼的……真的很討厭。」
  用膝蓋想也知道,那臉上總是帶著笑容的首領是不會勉強他做出這種事,一定是有其他人說了些什麼才會導致今天這樣的局面。
  說來說去也是自己不好,什麼不好當偏偏要進黑手黨。


  總覺得開始討厭自己身上流著澤田家康的血了。

××××× 

  「哇!要遲到了啦!」
  就像是每天都會撥放的電視劇,澤田家一早總是會傳出少年的叫聲。
  衝下階梯,拐個彎轉進廚房,抓了一片土司塞進嘴裡,來不及跟母親道聲早安就直接朝門外飛奔而去。
  「新學期一開始就遲到,絕對會被雲雀學長咬殺的!」
  他可不希望成為校門口那頭野獸的腳下獵物。

  「誰叫你總是愛賴床。」
  「沒辦法,晚上電動玩太久一定會累呀。」
  「還敢說。」
  「你很煩耶!我現在正趕著……

  等等,自己是在跟誰說話?
  驚恐的回過頭,最先看見的是身穿不符合年紀的黑色西裝小嬰兒,再來是嬰兒腳下的滑板,然後是條綁在自己腰際上的麻繩線,而嬰兒正是抓著這條線讓自己拉著他前進。

  「里、里包恩!」喊出口的正是嬰兒的名字。
  沒有看著前方,少年自然而然的不會發現自己正朝著電線桿衝過去。
  「早安呀蠢綱,小心前面喔。」

  提醒顯然已經太遲,當名為蠢綱的少年把頭轉回去的那一瞬間,鼻子剛好與電線桿做了猛烈的親密接觸,疼得他哭也不是叫也不是。
  而身後的滑板因為慣性作用仍然持續前進,狠狠撞上他的小腿,連續的疼痛讓他跪在地上呻吟。
  里包恩在撞上蠢綱之前早就以靈活的身手跳離開向前衝的滑板,在空中華麗的轉了個圈之後輕巧的落在柏油路上,表情自在的笑著。

  「真的是超級蠢。」

  看到現在如果沒有特別補充的話,旁人一定都會認為這只是個愚蠢的廢柴國中生一天的開始,但是,眼前這個看似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的褐髮少年,身上所背負的命運則是一般人怎麼想也想不到的沉重。
  澤田綱吉——彭哥列家族的第十代首領,也是下一任黑手黨界的教父。
  他多希望這是老天爺跟他開的玩笑,但事實一再的告訴他現實有多麼殘酷。
  站在他面前的嬰兒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。
  別小看這小小一個身軀,他可是人人口中世界第一的殺手,黑暗中令人聞風喪膽的暗殺者。
  但因某些緣故,現在成了阿綱的家庭教師兼訓練者。

  「還不都是你害的,突然出現是想嚇死我嗎?」他揉著感覺快斷掉的鼻梁,眼角帶著一點點淚光怒吼著。
  里包恩並沒有因為他楚楚可憐的表情而給點安慰之類的,反而拿出了最愛用的Cz75手槍抵著他的額頭,用威脅的語氣說道:「身為首領能因為這麼點小事就亂了陣腳嗎?」
  全身血液刷的一聲都不知道流去哪了,額頭冷汗不斷的冒出來,他顫抖著身軀,嘴角努力擠出歪斜的笑容,雙手舉在臉頰旁邊擺出投降的姿勢。

  「里包恩……這裡是大街上……
  「好久沒有用死氣彈了呢!」嘴角微微上揚。


  開什麼玩笑呀!

 
  在心中大聲的吼著,還來不及轉化成聲音說出口,子彈早一步離開了槍管。
  他後悔,如果他乖乖的早睡,沒有遲到的話……


  就不用在大馬路上被一個嬰兒欺負了!



  「復活!」就像金蟬脫殼,只不過速度快了一點,他穿著一條點點花紋的四角內褲,擺出金剛力士的動作大吼:「拚了命都要趕在鐘聲前到學校!」
  語畢,他便以磁浮列車般的速度朝學校的方向衝了出去。
  一路上颳起了強風塵土,路邊的婆婆媽媽都被這陣疾風嚇了一跳,不小心撞到了人,還來不及說聲對不起就已經衝到了幾百公尺之外,他現在一心只想著不要遲到,自然沒時間停下來關心他人。

  被撞到的褐髮少年,靜靜目送他的背影。


TBC.

創作者介紹

搖籃曲

ㄑㄈ大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