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5420  

 

我的暑假,看似很短其實很長,雖然前面輔導掉了三個禮拜,但後面的五個禮拜其實對我來說非常的足夠,說真話,會期待放假也不過為了睡一覺到自然醒,但醒來之後卻又覺得非常空虛,我到底待在家做什麼?無意義,活像個米蟲,在家把櫥櫃裡的食物啃完之後就轉移陣地,前往不用三分鐘路程的小七

說愚不愚蠢?很愚蠢。
每天坐在電腦前面,看著右下角的時間一點一點的過過去,發現了這根本是在浪費生命。
我要的從來就不是這種生活,但我卻始終沒有行動。
愚不愚蠢?十分愚蠢。

突然很想找份工作,繼續回去夜市當我的烤肉小妹其實也不錯,有點懷念那熏眼睛的煙,還有特調醬汁的味道,有點想念客人少的時候,大哥會聯合隔壁攤的三明治叔叔一起展開連珠炮似的"直問",損我、挖苦我。
稱不上精彩,但很充實。

我寧可累得半死,拖著疲憊身軀十一點多才回到家裡打滾,然後一閉眼睛再張開,馬上跳起來喊著要遲到了,中午不能午睡,硬是爭著沉重的雙眼巡視校園。
明明只相隔了一年,但卻感覺十分的遙遠。

發現自己其實很期待開學,感覺有點違和,但至少那裡還有我可以做的事情,記得我們一群同學說好要把某人推上去當什麼股長,記得保健室的器具應該都還沒消毒,是的,我該去當個損友,還有盡責的救護隊隊長,那裡有我可以做的事。

其實台中有很多好玩的東西,但我又去過多少呢?記得小的時候科博館都快成了我第二個家,閉著眼睛我也不會在裡面迷路,大坑山上的芋園,我從他默默無名開始吃到他聲名遠播,從料多實在吃到他食材縮水降低成本,只能說中間的變化太多,還來不及反應一切就都改變了。

發這文並不是想該什麼,只是一早和姊姊發現了這令人傷心的事實,也許是過了血氣方剛的時段,踩著高跟鞋一走就是十幾個小時,混在一中街裡從白天到黑夜,和同學相約在球場,即使球技爛的被小學生嘲笑,仍在籃框下揮灑汗水,累了就找間便利商店窩進去,一開始拍照就是兩三百張,回家還會被照片弄得哈哈大笑。

我是ㄑㄈ大豆,是個容易懷念過去的傻子,是個對自己未來抱了太高希望的蠢蛋。
是的,我該去吃午餐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搖籃曲

ㄑㄈ大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